作者:rychael / 2017-04 / 圖片:作者提供 / Web Only

rychael,沒有標青的外形也沒有最標準的華語,只有參雜各族語音的大馬式中文、成人的智慧和年輕人的勇敢,以及愛坐在路邊看路人走走停停的習慣。

有點像Meryl Streep的英籍老師微笑看著我:“Tell me, how the course transformed you?”

去年6月,我突然賺到一筆不錯的稿酬,當時英國正進行脫歐投票。心想,脫歐成功的話,英鎊一定跌,我就去英國!

兩天後投票結果,讓我可以夢想成真了。訂機票前一晚,我突然萌生一個念頭:「既然人都到英國了,何不找些課程來念?」搜了好幾個英國的暑假課程,結果只有一家正好配合到我的旅行時間。

隔天早上,帶著仍處於興奮的心情向長兄為父的大哥報備8月要去英國遊學五個星期,誰知道一個晴天霹靂的「不准」讓我冷了好久。哥哥的意思是要我好好工作,把錢存下。讀書嘛…不是時候。

那個晚上,心情很糟。真的要去嗎?還是乖乖把錢存下來?抑或是,哥哥的反對是一個契機,讓我確定自己到底有多堅持?

不想逆哥哥的意思,但我知道,我真的很想去!最終寫了好長一封簡訊說服哥哥。「給心機讀。」──哥哥這樣回覆我。(註:大馬口語,意思是「用心地念」。)

彷彿只有父母才會給孩子說的訓話,由哥哥口中說出。帶著兩行淚,我報讀了倫敦電影學院編劇課。

夏天的倫敦,微涼。

班上有9個同學,來自歐洲各個地方,只有我一個亞裔。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持續用英文對話的我,第一天上課感到有點吃力,太多訊息要接收,太多隨堂測驗要臨場發揮…放學回宿舍後簡直累得想立刻倒頭大睡!但嘴角一直是上揚的。

兩個星期的編劇課在那個太陽很暖、微風很冰的星期五落幕了。還是傍晚時分,我們到了附近的酒吧喝兩杯慶祝畢業。摸著酒杯底,每個人輪流分享這次的收穫。

輪到我時,很自然地我說:“Luckily that I insist to come here. The journey make me different!”

說完,我濕了眼眶。那是開心的淚。感動於自己──37歲還敢去當學生。

我畢業自新聞系,過去十年在時尚雜誌和電影雜誌界遊走,即便三年前決定當個自由撰稿人,但寫好一個劇本一直是我這些年來最想做的事。礙於不懂編劇的架構,再有理想都還是感到自信不足,總覺得自己不行、連往前一步的資格都沒有。

直到老師一對一解剖我的終極短片作業時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數度濕了眼眶──“rychael, you created a great atmosphere for your characters, they alive! I can feel the emotion.”

在那沒開暖氣的老式建築裡,我學到了理論和架構;在總是讓人聯想到《The Conjuring》的宿舍裡,我寫下了勇於做自己的故事,換來老師、同學和演員的讚許。

或許編劇課最終是要我學會:放下自卑與不安,找回信心與自在。

並非畢業了就可以搖身一變大編劇,穩住態度:念編劇,是圓夢。讀書以外,我成長到了另一個層次。

那個傍晚,帶上蘋果酒到天台咀嚼涼意。看見那不畏懼坐在天台上的女孩,看見那划過天空的噴霧…突然,很喜歡當時的自己。

高舉酒瓶,敬:自己。

我的敢Do宣言:事情的最後,你必定會感謝自己。因為沒有自己的支持,你哪裡都去不了!

(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本社立場)

網路專輯共同推動:

讀者服務信箱 │ 讀者服務專線: 02-2662-0332 Copyright © 2017 Cheers快樂工作人

網路專輯共同推動:

Copyright © 2017 Cheers快樂工作人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