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盧智芳 / 2017-05 / 攝影:廖祐瑲 / Cheers雜誌200期

唐鳳談失敗,不像一般勵志書籍告訴你怎麼保持正面能量,而是用一種超然的態度,對生命本質進行探求、深思。在她的字裡行間,你可以感受到一顆「老靈魂」淬鍊後的平穩和篤定…

萬事萬物都有缺口,缺口就是光的入口

談成功容易,談失敗卻不簡單,這是為什麼媒體總是充斥成功學,卻少見失敗故事的理由。不過,以此題目約訪唐鳳,她卻爽快地立即答應了。「唐鳳會怎麼談失敗?」這個命題從一開始,就讓人極其好奇。

這個採訪持續了5天,在唐鳳對資訊公開、共享的實踐下,透過虛擬空間PDIS(Public Digital Innovation Space)討論區進行。如同馬拉松般的對話中,記者總共問了37個問題,是唐鳳用PDIS受訪以來回答頻率最高的一次。的確,少了點面對面即時捕捉的反應,但卻多了些對觀點的推進,讓這一來一往,更像是一種理性的思辨。

去年10月,35歲的唐鳳進入行政院擔任政務委員,寫下這個職務最年輕的紀錄,也讓她的名字開始承接來自各個領域不同的期待。

這期待中,有屬於價值端:唐鳳年輕、自學、跨性別、推動網路平台「g0v.tw台灣零時政府」的經歷,讓她在多元價值、打破框架、資訊透明、為青年發聲這些面向上,都比傳統官僚和政治人物更貼近現況和趨勢,更可能成為一股在體制中衝撞體制的力量。

當然,也有專業端。曾被稱為「網路神童」、「天才駭客」、「台灣電腦十大高手」的唐鳳,對數位科技的運用和掌握自不待言。當數位經濟正全盤改寫企業競爭,政策演進卻遠落後於科技發展的此刻,她的入閣,自然成為公部門追上潮流、帶動創新的象徵。

和5歲就能閱讀經典、8歲開始涉獵程式設計、智商達到180的唐鳳互動,著實讓人壓力不小。不過,這壓力與其說是來自她「太聰明」,倒不如說,是因為澄澈眼神後,她那從對自身存在到事物本質,都寫滿探索印記、碰撞傷痕、深思軌跡,長期不斷反芻、提取、淬鍊出的一顆「老靈魂」。

也因此,唐鳳的答案總帶著濃濃的哲學意味,間或結合程式設計的思維,和她一直以來活躍於全球開放原始碼社群中的經驗。協作、留下紀錄、分享,成為她論述時反覆出現的關鍵字。

16歲開始創業,在矽谷多次成立過公司也賣掉過公司,33歲宣布退休。在與「成功」、「失敗」最直接發生連結的「事業」這一點上,唐鳳像是走過一段比其他人更壓縮的快轉人生。猜想當中少不了波濤起伏,只是,反覆追問下,唐鳳還是過程談得少,結論談得多。

即使最後記者實在忍不住,當面向她反映「答案過於簡略」,唐鳳露出微笑,還是給了個很「唐鳳」式,不過同樣令人尋思再三的回答:

「如果你拿別人的標準,或者你跟別人相對的差距來當作要追求的事情,那就會一直失敗,而且這個失敗是讓人感到無力的。但是如果是以自己對自己的要求,今天做不好,明天做好就是了。」

關於成敗》有所不為

Q. 談談妳對「成功」與「失敗」兩個概念的詮釋?

「成功」對我來說,是對世界做出具體貢獻,解決問題、做出創造、讓生活更豐富,這些都是。

在能有貢獻之前,總是會有許多嘗試的過程,這些單獨來看或許可能有成敗可言,但只要過程是開放的,能為後續嘗試的朋友省下一些心力,那也是有貢獻。

Q. 但一般人難以坦然看待失敗的原因,包括內心的懊惱、自我懷疑或挫折感。妳都沒有面臨過這些內心的試煉?

我想主要的差異,是如果「要追求什麼」(有所為),而追求不到的話,自然會有這些感受。由於我一向是「要持守什麼」(有所不為),所以比較幸運,比較不受這些感受影響。

Q. 即使過了自己這關,要面對旁人的責備、質疑,同樣並不簡單。妳怎麼看?

面對他人的責備與質疑,這是我的愛好。

我限於體質,沒有辦法經驗到憤怒(編按:唐鳳因罹患先天性心臟病,情緒不能起伏過大)。其他情緒雖然一時會受周遭影響,但只要著手創作(例如翻譯詩歌),通常在當天就不會再受困擾了。

Q. 當失敗是因為自己決策錯誤所造成,妳會怎麼整理自己、重新開始?

決策出錯時,通常我會果斷放棄--事實上這是我的慣用語--然後進行postmortem(事後檢討)分享。

一旦分享過postmortem,能為後續嘗試的朋友省下一些心力,也就是有貢獻了,就可以繼續工作。

關於風險》協作與公開

Q. 評估一件從來沒做過的事時,妳會衡量哪些面向?

我評估的只有「這是否會造成其他利益關係人的不利益?」我自己的利害不在考量範圍之內。也就是說,只要不對他人造成傷害,失敗機率再高,都值得嘗試。

Q. 失敗後不會對他人造成利益傷害的決策,應該很少吧?

這也就是「協作」和「合作」最大的差異。協作模式,是一群個人,在有效的場域把我們目前想到什麼、已經做到哪裡及需要幫什麼忙,都很誠實地說出來。我們就可以幫彼此能夠幫的部份,而且不會覺得沒有幫到我們不能幫的部份有什麼遺憾。

組織工作也是一樣。PDIS的朋友自己決定工作的目標及方式,我只是盡力協助大家,不會抱持期待。

Q. 進入政府工作後,又要怎樣把「敢於失敗」的因子帶進去?

公務員並不怕做事,怕的是難以預測的政治風險。「讓嘗試的風險可控制」,我想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具體來說,像「金融創新實驗條例草案」,就是讓民間的實驗精神和公部門的政策制定流程接軌的方式。所謂「創新實驗」,是讓機關參考創新實驗之辦理情形,讓法令跟著調適。無論實驗過程如何,在期間結束後,各界都可以看到具體的結果。

如此一來,主管機關人員依法行政時,可以不需要擔心模糊的圖利罪名,也可以讓社會一起檢驗新興營運模式的企畫,並同步開發相應監理科技(RegTech)。

Q. 意思是,將所有資訊公開化、透明化,是降低風險,避免不合理究責出現的一種做法。但除此以外,關於一件事要做到什麼程度、或是以什麼速度和方式進行,才能讓風險都在掌握之下?

我自己在Perl 6專案的經驗,是全力增加巴士係數(bus factor),將過程本身數位化,構建成公民共學(civic pedagogy)的網絡,以共識主動性運行多中心模式,使任一節點遭遇的風險不至於擴散。這正是網際網路的設計原理。

Q. 這種原理也可以應用在人生的決策上嗎?如果是一般人希望盡量掌握風險,增加對失敗的承受力,妳會建議怎麼思考?

我想盡量不採用「零和」的價值(例如與其他人的相對地位競爭等),就不致於有成敗。

減低成敗的機率,風險也自然降低,就可以看到(比較而來的)失敗之為虛妄,正與(比較而來的)成功相同。

關於態度》對話與貢獻

Q. 現在的社會氛圍,往往是說錯一句話或做錯一件事,就被輿論或網友窮追猛打。妳怎麼看和影響其他同僚的想法?

雖然我通常不受影響,但也不尋求影響旁人,最多只是起到存在性證明的作用。

被100位朋友窮追猛打時,中間往往也有1、2位朋友的評論是很有參考價值的。此時我也會直接回應、感謝他們的貢獻——這是我的個人興趣。

Q. 覺得妳看待成敗的態度很有意思,當中有帶點宗教意味的超脫,但也有很理性的計算、衡量與安排。妳一直以來都是抱持這樣的態度嗎?

和宗教的關係不大,主要是來自對哲學的愛好。

從小時候就已經這樣想了。這方面的思路,當時應該是受到《對話錄》、《沉思錄》影響。青年時主要受《哲學研究》、《真理與方法》影響。最近正在讀納思邦(Martha Nussbaum)老師的《憤怒與原諒》。

Q. 妳的決策風格,是屬於「長考才能下好棋」,或是「感覺對了就出手」?

我沒有固定的決策方式。以之前玩《魔法風雲會》的經驗,都是依臨場的實際情況來決定風格。

在心路歷程上,我由於先天體質的緣故,從小就很清楚人壽有限、無常迅速。隨之而來的徬徨困惑,只要充分去經驗,並且轉化成紀錄,就可以在有生之年,盡量做一些貢獻給後世。

Q. 接任政務委員已滿半年,對妳有沒有帶來生活的改變?

生活上就是早睡早起,然後遠距開機器人、VR的情況比較多,比較少實體、長時間造訪全球各地的機會。我自己是覺得還滿自由的。但因為互動的人數大幅增加,和每位朋友的單位互動時間是減少了,確實有這樣的感受。

Q. 這個角色和過去最大的不同之一,當然是承接很多社會期待。妳會怎麼描述到目前為止的經歷?

這半年以來,就是一個向各界學習的過程。我盡量將學到的現況如實公開呈現,而過去較少對話的各界朋友,也可以透過這個通道,來建立對彼此的了解。

第二個半年裡,行政院「數位國家‧創新經濟推動小組」即將正式開始運行。除了繼續推動跨部會的協作模式,和地方政府之間的協作將會是主要的任務。

※更多精采內容在5月號《敢Do,200種方法人生不後悔》雜誌訂閱專區

網路專輯共同推動:

讀者服務信箱 │ 讀者服務專線: 02-2662-0332 Copyright © 2017 Cheers快樂工作人

網路專輯共同推動:

Copyright © 2017 Cheers快樂工作人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