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3 想讀的「不夠熱門」,是加分或減分?

作者:鄭珮淇 / 插畫:50cc

前任教於台北藝術大學的作家伊格言,有段曲折顛簸的求學經歷。他曾念過台灣大學心理學系、台北醫學院醫學系,卻在巨大的身心煎熬下選擇肄業,以同等學力考取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。

●充分了解自己的強項,把它發揮到淋漓盡致。

●扎根於鍾愛領域,培養專業權威。

●成為冷門領域中的佼佼者,也能創造獨特的附加價值。

曾獲《聯合文學》雜誌選為「20位40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」、中央通訊社「台灣10大潛力人物」的伊格言,屢獲各大文學獎,包含短篇小說、長篇小說、詩集與評論散文等,其中長篇小說《零地點》更售出日文版權,2017年將於日本出版。

中文所通常不被視為就業熱門系所,但伊格言卻反其道而行,這段時期的訓練也成為他在進入文壇後發光發熱的基礎。他怎麼看待自己這項抉擇,又如何以過來人的角度提供建議?

原本我對人生的想像,是成為一名精神科醫師,閒暇之餘追求文學小確幸。但因為心理系的背景只能成為心理師,要診斷治療,就必須具備醫學系的訓練。只是轉戰醫學系後,我嚴重適應不良,幾經掙扎,終於決定出走。我當時篤定的下一步,就是自己喜歡也擅長的中文研究所。

潛力領域下苦功,感受爆發力

我在淡江中文所的研究領域是現代文學,同時期也大量參加比賽,磨練自己的創作能力。順利轉換跑道讓我感到酣然暢快、如魚得水。當人能夠在自己有潛力的領域裡下苦功,那股爆發力是難以限量的。

念中文所時,本來我十分確定自己有學術研究的能力,也準備出國念博士班,畢竟學術生涯還是比較穩定踏實。但考量後來社會氛圍轉變,「流浪博士」形成新的社會現象,於是我抱持嘗試態度,轉進文學創作的職涯道路。

我在大學獲得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、碩一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,後來陸續獲得其他國內文學獎項,作品也曾入圍國外的英仕曼亞洲文學獎、歐康納國際小說獎。

透過各種文學獎項,我肯定了自己的創作才華,並陸續受到來自德國、香港等國外文學活動的演講及創作邀約,如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等。另外,我也分別擔任成功大學、元智大學的駐校作家,建立自己在純文學領域的專業與代表性,更讓始終反對我棄醫從文的父親逐漸改觀。

創造附加價值,成為冷門拔尖

雖然文學幾乎談不上就業熱門選項、甚至還有點狹隘,但不可諱言的,各行各業都有人才需求,如何培養自己成為這個領域的佼佼者,建立不可取代性,創造獨特的附加價值,恐怕才是你我進入研究所的初衷吧!

不久前,「兩岸公評網」請我就新政府的未來挑戰提出見解,我寫了篇文章完整論述我的藝文政策建言,從對外打造國家品牌,到對內落實「藝文入戶」等,具體建議政府可以扮演的角色。

對於「打造國家品牌」我特別有感。作為文化輸入國,台灣的文化產品在國際不易被看見,但我們其實擁有許多一流水準的藝文工作者,政府若能提供協助和鼓勵措施,將更多新銳人才推向世界舞台,台灣也能逐漸脫離只有代工、美食的貧乏印象,具備更能躍上國際的文化藝術元素。

原來文字工作者除了文字創作,也能對層峰提出政策建言,這何嘗不是另一種鑽研文學的「副產品」,也呼應前面提到「創造獨特的附加價值」,真令人意想不到。

雖然社會普遍仍存在重理工、輕人文的文化,甚至這股走勢中外皆然,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推動的大學教育改革中,也是降低人文學科比重、增加理工科系招生名額,卻因此引起輿論撻伐。我始終認為,絕對的偏袒或偏廢,社會發展終將失衡,長期來看是不妥的。

所以,不論你在光譜的哪一端、在熱門或冷門科系,你都很重要,只要努力創造價值,都能對社會有所貢獻。就像現在我走向文學之路,當初自己也意想不到。只要永遠記得理想,付出得比別人更多一點,有一天,你一定會在你的領域出類拔萃。


 關鍵5問:研究所怎麼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