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團隊建立,我從創意人變成管理者。每天想著各種故事來「靠腰老闆」,但我是否也是個「被同事靠腰的老闆」呢?我當然也會偷偷地擔心……

馬克這個角色剛起步時,前方真的充滿各種未知數。一開始,「馬克到底值多少錢」,連我自己都沒把握,畢竟,一個自我要求的創作者,很難對作品感到百分之百滿意,永遠都覺得可以更好。

當時,李心童每次接案回來,聽到她對客戶的報價,一張圖都是幾萬元起跳,我往往又高興又心虛。想到早年為報章雜誌畫插畫,一張圖的稿費不過幾千塊錢,現在的報價以倍數上漲,會不會太誇張?

只是,既然報了這樣的價錢,我就不能對不起客戶。只好拚命地做,絞盡腦汁想出各種有趣的呈現,只希望讓客戶覺得「物超所值」。也許是基於這樣的心態吧,我們的服務口碑,慢慢在網路這個新興市場上累積起來。

不久後,我們兩人都感到忙不過來,開始有了組建團隊的想法,並積極徵求夥伴,幫忙一起創作馬克。

這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要說服適合的人才,願意放下本來穩定的工作,加入只有兩個人的小團隊,幾乎每個新來的同事,背後都有段說服自己的過程。

不過,真正的挑戰,反而是在團隊成員逐漸到位後。本來,理想狀態是由夥伴接手繪製,我專心負責發想故事,然後確保最後成品的質量穩定就行了。

但實際上,卻是同事們雖然直接使用馬克資料庫中的元素,但組合後的構圖安排、整體氛圍,卻和我的想像不同。以為有了資料庫、切割流程後,一切就會自然而然上軌道。沒想到,實際執行時,我立刻就遇上管理的第一課:溝通。

我意識到:自己必須迅速跳脫獨立創作者的心態,學習怎麼面對不同的夥伴,讓他們能順利合作,並和我一起產出更好的作品。但以我的個性,要管理、訓練這群創作者,簡直是要命的挑戰。還記得,當初我就是覺得和創作者很難溝通,才決定自己來畫圖,現在卻陰錯陽差地得再面對相同狀況,人生際遇有時真讓人哭笑不得。

人生際遇往往超乎想像,不過,既然遇到了,就只能坦然面對。

學習當管理者,先學會體諒員工

在我的信念裡,「創意是不能用規條管理的」,給創作者足夠自由,才有機會開拓出更寬廣的創作空間。

像我們公司表定上班時間是九點,但每天大約十點半左右,人才會全部到齊。我從不強硬要求大家的上下班時間,甚至還不太喜歡同事提早到公司。因為一般來說,我大約早上六點半就會進公司,那是我獨自創作與思考的重要時段,所以我反而希望第一位同事別太早出現,好讓我多享受這段屬於自己的“Me Time”。

除了必要的團隊溝通,我在公司很少說話,倒是常在一旁默默觀察同事們的互動,因為我必須更了解員工心聲,才能擁有創作的材料。

當然, 我很明白「數落老闆是員工唯一、也是共同的樂趣」, 所以,我從來不參加員工旅遊,也鮮少參與他們的聚餐。將心比心,我自己也很討厭和同事出去時,老闆在附近,即使老闆人再好,都會讓員工有所顧忌。員工旅遊的目的就是讓大家放鬆,我何必一定要跟去「煞風景」呢?

創作者多半心思敏感、重感情,共事時也在意彼此能否交心,如此才能心甘情願地付出。不過,對我來說,能否為自己負責、為作品負責,才是最重要的一點。我的團隊都知道,雖然在形式上,我給他們很大的自由,但對於作品,我非常要求,只要我稍微把臉板起來,他們就知道我不太滿意。

在大多數狀況下,我會讓夥伴盡可能透過嘗試錯誤,累積自己的經驗值。萬一碰到不得已,我才會跳下來親自示範。一方面,讓他們知道我心中的標準到底是什麼;另方面,也讓他們有安全感,可以儘量全力衝刺,最後就算天塌下來了,也還會有我頂著。

這是我管理團隊的原則。我希望這群「不安份」的夥伴,能量源源不絕,始終激盪出新的火花。也因為這樣,即使有同事離職,去了新的公司,絕大多數也會繼續保持聯繫。他們常會傳些有趣的點子或議題給我,當作馬克的創作題材。對我來說,這是「學習當老闆」的路上,最溫暖的反饋。

精彩內文

Article

讀者服務信箱 │ 讀者服務專線: 02-2662-0332 Copyright © 2018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. 版權所有,禁止擅自轉貼節錄

TOP